本站源码全部测试通过,配有前台及后台演示图,绿色安全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!
  • 首 页
  • VPS/云主机
  • VIP会员
  • 有钱的地方就有矛盾 未来命运难想象
    时间:2019-10-29 20:54 来源:开源之家 作者:转载大师
    有钱的地方就有矛盾 未来命运难想象

    “51信用卡”因委托外包公司催收债务涉嫌寻衅滋事的消息尚未冷却,湖南永雄发布招股书准备上市的新闻又再次刷新了人们的认知。这家拥有上万名催收员、催收款超过400亿元的公司,很有可能成为国内首家在美股上市的催收机构。

    这的确是一个充满了戏剧性和想象力的江湖。

    或许你已经从香港警匪片中见过他们的身影——皮衣、墨镜、金链子、纹身,这些都是标配的行头,或许还能见到一桶红油漆。

    有钱的地方就有矛盾 未来命运难想象

    在电影《宝贝计划》中,成龙饰演的“人字拖”因拖欠赌场老板债务,家中惨遭红油漆“洗礼”,硕大的“还钱”字迹遍布整个楼道……

    作为一个有十余年催收经历的老江湖,董彪曾亲历了这一行的风云变幻。他开过专门的催收公司,在行里还算小有名气。两年前,他已经金盆洗手、转行做牛羊肉生意去了。

    “对于我们这些‘要账的’来说,其实泼油漆已经算比较传统、文明的方式了。早年间把那些死活不还钱的人关起来、或者动手教训一下也是有的。”他说,现在你得懂法守法,不能把自己搁进去。“毕竟我们是代人出马,核心是求财的,不是要命的,虽然总是得打扮成要命的样子。”

    他们多是无正当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,临时聚集、结单走人;公司是不会管他们安全的,所以风险什么的都得自己把控;讨债也并不如外界想象那样轻松简单,打个电话上门吓唬一下对方就会双手奉上。他们混迹于灰色地带,尽量不去踩法律的红线。

    因为现实生活中存在这样的需求,所以他们总有自己的生存空间。就像那些石缝里见不到阳光的植物,小心翼翼,野蛮生长。

    1.“只要涉及钱就都有可能”

    “你是林伟吗?你的朋友欠我们10万块钱,现在我们找不到他,你能否帮我们找到?”一位操着某地域口音的男士开门见山地说道。

    林伟如果回答不认识,就会得到诸如“你朋友留了你的电话”之类的话语;如果回答认识,那么噩梦将从此开始。

    “真的,我也不知道他会欠借贷平台这么多钱,我给他打电话发微信都联系不上,更可气的是催收电话几乎每天都来,一天好几个。”催收电话使得林伟的生活变得无序,即便拉黑了这个电话号码,还会有另外的号码打来。

    遇到这种问题的不止林伟一人。子弹财经通过百度搜索发现,网上充斥着大量用户的怨言,其中最多的是因催收方无法找到债务人、通过种种形式联系到债务人身边亲友。

    有钱的地方就有矛盾 未来命运难想象

    10月21日,51信用卡位于西溪谷的两处办公地点被杭州警方突击调查。当天晚间,杭州警方发布通报称,对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。

    对此,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发布消息称:“这个风波是因为我们管理上的不完善,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,导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激的行为,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了伤害,为此我们非常抱歉。”

    对于其催收外包处理情况,51信用卡表示,已在7月底终止所有催收外包,未来催收工作将严格合规进行。

    董彪对子弹财经说,一般金融上市公司或银行都有正规的催收机构,但51信用卡由于采用外包形式,无法进行合规管控。

    在董彪看来,这是一个一言难尽的职业。由于催收从某种定义上来讲并不合规,所以一般很少公开露面,除非像这次被媒体曝光。但催收这一行之所以能够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,很大程度还是因为客观上有需求。

    “主要还是民间借贷,也有公司互相之间的债务。”董彪称,债务形式多种多样,甚至还有请催收员帮忙催收物业费、取暖费的。“只要涉及钱就都有可能。”

    在催收江湖中,大多数的从业者都会挂靠在正规公司名下,其业务范围通常以市场调查、信息咨询、其他咨询等代替。在2006年,“商账追收师”一度成为热门职业。

    “谁会明目张胆地写我是要账的啊,肯定都很隐晦地写。”徐文也是催收行业中的一员,他对子弹财经说,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一般都是混社会的人,有着复杂的关系背景。这对于催收能否成功起着关键性作用。

    那么催收公司一般如何获得客源呢?董彪介绍说,一种是在互联网上投放广告,另一种则是通过熟人介绍。

    子弹财经在百度中搜索“要账公司”,网页显示约有540万个搜索结果,这些公司的关键词以“要账”“清账”居多。

    “刚入行的公司会在网上做广告,因为他没有客户来源。”董彪对子弹财经解释道,在网上打广告的做法一般不太常用,相对招摇,而且百度的竞价排名也并不便宜。

    因此,资历稍微深一点的从业者都会选择通过熟人介绍客源。“有的时候,客户之间也会相互介绍客源。”董彪称。

    “比如一个原来的客户通过你要回了一笔款,后来他又有了其他债务,还是愿意优先找你;或者是他跟朋友喝酒聊天,说自己有笔钱通过某家催收公司要回来了。他说的时候可能是无意识的,也不是刻意帮你介绍,但他的朋友某天正好有这个需求,想起来曾有公司成功帮人追讨过,于是就会来找你。”

    董彪说,甚至还有一种单子来自被催收公司的人。“他虽然这次还了债,但他外边也有欠账收不回来。有的就是三角债,甚至四角债。”不过对于催收公司来说,每笔催收都有费用。可能一笔10万元的欠账转到最后只剩 5万了,剩余部分都归催收公司了。

    董彪告诉子弹财经,在这个行业中提成一般为标的价的30%,这个比例会随总额的增大而减小。“比如3000万元的单子差不多就到15%了。”到账后,公司再跟个人分成,一般四六开,公司拿大头,小组内部怎么分配则自己协商。

    催收公司也会跟同行合作。比如北京的公司接了一个去河南催收的单子,考虑到成本以及成功率,要么全部委托对方去做,二八分成,对方拿大头,自己抽两成,“说白了就是转包”。要么自己派俩人过去,在当地再找几个人一起,再商量怎么分。

    催收公司跟委托方签协议后,一般会让对方预支一部分劳务费,先做调查,找不到人也是有成本支出的。找到人之后,要么是债权公司自己去要账,要么继续委托催收公司。“现在找人不像原来,原来怎么流动基本跑不出圈,现在甚至举家搬迁、脱离圈子,换了身份干别的。”

    并不是任何催收都一帆风顺。“有的客户自己的办法都用尽了,包括起诉到法院也没用。但凡客户委托我们来收,基本都是自己要不回来的。”

    在催收过程中,董彪和徐文都曾遭遇过失败。董彪称,“如果遇到那种有钱的、或者没钱但想给的还好办,最怕遇到没钱又不想给的。”后一种属于软硬不吃,“啥都没有,你们看着办。”

    “最怕的就是债权人不知道欠钱的人在哪儿。他让你先找人、再追债,最后人没找到,钱也没挣到。”徐文忿忿地说道。

    当然也要看运气。有的债权人要了好久都没要成功,催收公司到了就给。原因可能是对方正好也想给了,也有钱了。或者前面的人把基础工作都做完了,赶上直接摘果子了。 徐文说,这个行业每年也会经历高峰和低谷时刻,一般十一后到春节前都是催收旺季,相应的“失踪”人员也比较多。而在淡季,公司除了接单子还要去找客源。

    “要债这一行,小公司做不下去,因为成本太高,人员工资、出行都要开支。说是接了2个亿,很可能最后就成了俩单子,挣了20万。”相对而言,那些跟银行、财务公司合作的活得舒服一些。第一他们不需要打广告,其次不需要租房,因为活多,人员天天在外边转;并且跟公司合作的,一般公司会负责出成本。

    董彪说,这个行业让他看尽了人生百态。“有钱的地方就有矛盾。”

    2.“人是无法接受家人被威胁的”

    “像我接这些单基本都是公司间产生的债务,还有一部分是借贷平台的。”与董彪不同,徐文主要接的是公司间债务催收与借贷平台催收,但难度依然不小。

    徐文告诉子弹财经,催收行业的业务范围从民间借贷到商业借贷,再到借贷平台以及车贷都有。后两者从难易程度上讲,要比前两者更为容易。

    借贷平台(目前以网贷居多)的特点是客户人群很多,涉及金额不大,一般也就5、6千元,顶多5、6万。催收的办法也比较温柔,就是一个一个电话聊。狠一点就是电话不停骚扰,因为通讯录、家庭地址贷款时都要提供。

    电话轰炸虽然成本低,但量大的话容易遭致报案,比如有录音证明自己的亲戚同学也被骚扰了。“虽然催收公司的人有委托协议,但那也只是借贷双方之间的民事行为,如果牵扯到影响第三方的生活,那就构成寻衅滋事,暴力催收则是刑事犯罪了。”

    有钱的地方就有矛盾 未来命运难想象

    对于车贷催收而言,收取的佣金相对较低,也比较简单。因为一般这种客户都和债权公司签署了抵押合同,新车自己开,只有行驶本,逾期两三个月不还钱,车就归公司了,与典当行类似。只要在车旁边守株待兔,等人出现就行了。“难处在于找车。”为了控制车的流向,有的公司暗地装了跟踪装置,“但也有可能是吓唬客户的”。

    而民间借贷和商业借贷的催收差不多,同属风险高、佣金高那种类型。董彪接单总额大多在20-50万元之间居多,甚至还有上百万元的大单。

    债务人里面,没钱的也分几种情况:要么是彻底没有偿还能力,要么是有不良资产无法变现。董彪告诉子弹财经,像后面这种情况,通常催收公司会进行资产盘活,以供其偿还债务。

    “催收公司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来做这件事,对方自然愿意还钱。比如我一个客户有钱,买下了一座矿山,但当地关系没有打点到位。行,山归你,路归我,拖你很长时间没法开工。催收公司帮他摆平了,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。”徐文说,这种打通关系进行资产盘活的,通常还要另收佣金。他还曾帮一个客户把他闲置许久的仓库给租了出去,而租下这个仓库的,正是他以前帮忙催收的一家公司。

    催收公司通常采用面对面的方式,即直接找到债务人与其进行交谈催收,像泼油漆等桥段已成为陈年往事。“这种手段比较老,看上去比较扎眼,但不会有什么实质性伤害。”

   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。董彪对子弹财经说,在这个行业中催收人一定要事先了解债务人的背景资料,包括家庭情况,以便在双方对谈的过程中向债务人施加压力,比如对方老婆在哪家公司上班、孩子在哪个学校上学。“人是无法接受家人被威胁的。”

    另外,掌握谈判技巧也很有必要。“聊的时候一般先唱红脸,开场介绍自己是谁的朋友,受委托来要账,然后白脸上谈具体事情。如果对方态度强硬或者干脆耍赖,就把事先掌握的信息都抛出来,意思是我很了解你,不要跟我玩花招,别逼我来硬的。”

    董彪说,其实这就是玩一种心理战术,也未见得会动手。

    “主要还是恐吓、骚扰、羞辱,否则就是非法拘禁、绑架,属于严重违法了。” 而近两年曾引发舆论强烈关注的“裸贷”,可谓催收手段里非常恶劣的一种。不谙世事的女大学生为了从网贷平台获得消费资金,不惜以裸体手持身份证拍照或录视频作为借条。一旦逾期无法偿还,就会被平台雇佣的催收人员以向亲友或网络扩散为由进行威胁,有的甚至被迫卖淫。

    据《检察日报》2018年9月的报道,河北警方打掉了一个以裸贷之名强迫组织卖淫的团伙,共涉及犯罪嫌疑人9人,被强迫打裸条卖淫的被害者5人。石家庄高新区法院一审宣判该犯罪团伙成员分别获刑6个月到9年。据一名成员介绍,拿传播裸照来威胁她们是最常用的手段。

    3.“只见本主,不见他人”

    江湖自然有江湖的规矩和门道。

    董彪告诉我们,在催收行业中有几种业务是不接的:一是纯诈骗类。欠钱的就是骗子,给委托人画一个大饼,最后人去楼空;二是高息吸金类。这是违法的,受害人自己也有一定责任;三是涉及情感类。

    “不是婚骗那种,就男的跟女的正常谈恋爱,但中间有资金借出,扯不清。”

    “尤其是高息的,找到本主也没用。这些人从黑到白什么都懂,谁都不怕,就是滚刀肉。欠钱,我认;还钱,没有。”董彪说,还有那种以房养老的受害人,“去都甭去,因为房子早让人给卖了”。

    在具体的催收过程中也有规矩——只见本主,不见他人。董彪对此解释道:“一是避免打草惊蛇,二是你见其他人没用,对方要报警的话,麻烦的是你自己。”

    关于这一条,董彪给我们讲了一个行内的笑话:有个债主一直都联系不上欠债人,听说他在外地找了个媳妇,就委托催收公司出马要账。确实把他媳妇找到了,就开始跟踪她,发现她老是一个人出没,始终没有见到她老公。后来有一天跟着她来到一个坟地,等她走了一看墓碑,发现欠债的人已经死了。

    打听、盯梢等常规手段实在找不到本主怎么办?有的催收公司会拿债务人的定位信息上门催收,这就涉及倒卖个人隐私数据的责任了。“一般催收公司不会用定位技术,主要是成本太高、风险太大,不值得。”

    有钱的地方就有矛盾 未来命运难想象

    为什么说找到本主与其直接交谈是至关重要的一环?“只要本主在我就跟着你,也不限制你自由,即便警察来了也不怕。第一,我有欠条;第二,我没有动手。目的就是让你什么也干不了,不堪其扰,不得不还钱。”董彪说道。

    因此,欠条在催收体系中也非常重要。用徐文的话讲,欠条是催收人的“命根子”。“有了它钱就好要些,在法律上讲我是凭据清债。”

    徐文向子弹财经回忆道,他在从业期间,也看到过不熟悉流程的催收方上门催收最终被债务人报警。由于催收方没有凭据,最终被警方以寻衅滋事扣押。

    “没有借款依据一般不接单,或者谨慎接单。”徐文表示,他接单首先要询问债权人是否有正规借款欠条,或法院判决、劳动裁决书。没有这几样依据材料,催收的成功率会很低。

    催收其实是一个挺古老的行当。20世纪90年代,彼时主要采取人海战术,其中主要有红白脸、主副谈手以及扎场子的;后来缩至3人左右,再后来缩减到2人一组。“因为打击黑恶,3人就算团伙了。”

    如果对方有保镖,双方发生对峙也很常见。去之前得看一下彼此的力量对比、对方在当地什么来头。“还有就是偏远的乡村不去,一旦想带人走,整个村的人都会围上来,毕竟好多人都是亲戚。再说一个村里突然进来四五个陌生的男人,相当打眼,跟踪很困难。也不熟悉路,撤退也麻烦。”

    董彪说,催收公司一般喜欢雇外形高大、有纹身的催收人员。“眼镜是坚决不要戴的,除非是墨镜或隐形眼镜”,因为那会损伤“凶相”。他们以社会闲散人员为主,有前科的多。“至少看上去就是个狠人,要从气势上压倒对方,形成震慑力。”董彪说道。

    但碰到那种混不吝的也没啥辙。“一要账就自残,然后打110报警,所以也要学会降低自己的风险。”

    而从2018年开始,催收行业遭遇监管收紧:不许短信轰炸、不许在非工作时间拨打、不许骚扰第三方联系人……条条禁令都让他们的工作愈发艰难。

    “正规的企业肯定要严格执行,像我们这种属于圈里人关系生意,现在比以前也不容易做了。” 值得一提的是,为避免群体性事件的发生,一些金融平台的催收业务还会由律师与风控部门联合把关,在催收上规避禁令中所述的方式方法,保证不触碰法律底线。

    “因为平台要追求利益最大化,尽量不惹麻烦,但层层转包就容易出事。”徐文分析,由于未对催收人员进行培训,因此话术参差不齐,易出现漏洞或过激行为。 “还有就是对互联网金融的管控收紧了,大环境不一样了。”

    今年315期间,整个金融行业乃至催收行业被公之于众,监管的一纸禁令让许多从事这个行业的公司坠入谷底。 董彪说,近些年国家对涉黑事件的打击力度也空前加大。

    “在2008年以前,即使被拘禁或者挨了打,只要债务人不报警、自己认了,也没事。后期就越来越严了,非法经营、寻衅滋事、窃取个人信息,哪个都能治你。今年形势更严峻。”

    湖南永雄的招股书显示,预计到2022年,仅逾期消费贷款余额就将达到3.84万亿元。而目前全国共有3000多家金融催收机构,光信用卡催收机构就有1000多家。

    江湖一直都在,催收人也不会马上消失。只是他们不知道,未来的命运会是怎样的轨迹?

    (应被访者要求,董彪、徐文、林伟均为化名)

    作者:子弹财经   文章来源:新浪专栏

    版权声明:
    ——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 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 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, 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 欢迎发送邮件至 :
    —— 2225329841@qq.com 举报, 并提供相关证据, 一经查实, 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    开源之家广告栏目A
    开源之家广告栏目B
    开源之家广告栏目C
    在线客服
    客服微信

    扫一扫......加客服微信